中文版|English|日本語|한국어.

湖笔文化

湖笔的制作工序有笔料、水盆、结头、蒲墩、装套、镶嵌、择笔、刻字共八大工序及120多道小工序。

笔料是将原料毛按长短、粗细、色泽、有锋及无锋进行分类。有羊毛、兔毛、黄鼠狼毛、獾毛等等。羊毛的话选取山羊四肢、腋下及不见光的地方(肩胛骨这里的毛是最好的,就是细嫩光锋);兔毛、獾毛只选取背脊上的毛;黄鼠狼毛则取尾巴上的毛。(狼毫、兔毫、獾毛属硬毫类,獾毛是硬毫中最硬的)

水盆工序又叫水作工,笔工将浸在水盆中的笔毛理顺,带湿剔除不合适的杂毛、绒毛、无峰之毛,并整理成半成品的笔头。水盆是湖笔制作工序中最复杂最关键的一道,素有“千万毛中拣一毫”著称。要求笔工静心细作,历来传女不传男,所以有“水盆娘娘”之称。

(羊毫水盆要经过抖、联、挑、合、圆等15道工序。兼毫水盆要经过浸、列、配、做、搅等22道工序。狼毫水盆要经过拔、中、索、做、起等13道工序。 兔毫选料在兼毫水盆中进行,拣毫要一根一根挑选,按色泽、性质、软硬等不同,精分成紫毫、白毫、花毫等类别,即使在一枝笔头中混有一根杂毛也不允许。 羊毫水盆既要剔除断毛、杂毛,又要将锋颖长短不一的毛理开,以达到“肩架齐,黑子明”, 最后整理成半成品的笔头。

水盆工序中,有一个将毛脱脂的过程。一是用石灰水将笔毛根部脱脂,而笔毛锋尖的脱脂,则要用较长时日的“日晒夜露法”。此法不仅不会因剧变而损伤锋颖,相反,还会使毛色也更加白嫩。笔工俗称为“人越晒越黑,羊毛越晒越白”,这也是湖笔工艺的独到之处。)



结头是将水盆工序中的半成品笔头用丝线扎住,再用溶化的松香滴在笔头根部,使笔毫不易脱落,所以湖笔有“毫毛不脱”的美誉。

蒲墩是一道选笔管的工序,当时笔工在作业时是坐在蒲墩上工作的,所以称之为浦墩工序。

装套工序,是将笔管一头挖空,将笔头嵌入其中;二是为笔配一个笔帽。(笔头嵌入笔管当中:传统的方法是用漆片放入酒精中四五天后,搅匀,做为笔头的粘合剂,这种有个好处说是如果要把笔头换下来的话,只要用酒精灯熏一下就可以拔下来,不会损坏笔管与笔头;现在的话基本用717胶水。)

镶嵌是对笔管进行装饰的工序,镶嵌有主要是把牛角加工成直斗、三相斗、京楂斗、葫芦斗,嗽叭斗等。

择笔又称修笔,是将半成品的湖笔进行最后检验并修整,有“择三分抹七分”的说法,最终达到“尖、齐、圆、健”的品质要求,这道工序是湖笔特有的。(将杂毛、断毛、没有锋颖的毛剔除掉)

以上七道工序都是纯手工制作的,唯有这刻字工序现在可以用电脑刻字来代替。
在制笔过程中,需要辅助材料加以协助,方能完成。


景区门票
虚拟景区